协信,债务爆雷了!

最近,协信的巨量债务问题,因为一纸判决浮出了水面。

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公告显示,因为融资到期需要股权回购操作问题,协信下属的子公司上海渝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金谷信托公司,产生了近13亿元的纠纷。

金谷信托公司,要求法院支持其要求协信子公司支付项目的股权回购款,本金高达11亿元,还有1.1亿元的违约金,以及6900万元的违约金。一审法院支持了金谷信托公司的请求,判令协信支付相关款项和违约金。

协信在一审判决以后,不服法院的判决,以北京法院没有管辖权为由,向北京高院申请管辖权异议,但是最终也被北京高院否决了,维持原判。

不过,即使金谷信托赢得了一审判决,也只是万里讨债之路的开始,这笔钱能不能要得回来,还不好说。这笔巨额的融资借款纠纷问题,要追溯到2109年6月,协信为了获取融资款,将手下的位于上海的普陀区大渡河路的一个项目,即上海叁生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金谷信托。双方约定了融资借款期限,在期限到期以后,由渝康公司全额回购股权,并且在期间需要向金谷信托支付股权维持费。

前几笔的股权维持费,协信都及时给了,但是到了2020年12月的时候,一笔6618万元的股权维持费,协信就陷入了支付困难。到至今也只支付了1190万元,还有5426万元没给,金谷信托在多次催收无果后,最终采取了法律手段要账。

大家可能不知道,协信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不敢这样公开赖账的,因为金谷信托并不好惹。金谷信托背后的老板,其实是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金融界有名的央企。在2019年6月的时候,信达上海分公司与金谷信托签订了合作协议,将11亿元人民币转交其管理,专项用于协信的上海这个项目的融资。

事情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协议无异于是在自断后路,因为信达在金融圈的地位,是得罪不起的。这个事情暴露以后,协信以后在地产融资圈,恐怕很难拿到大型机构任何的融资款了。

这已经不是协信第一次出现债务问题了,在今年3月的时候,协信就因为不能兑付到期的私募债,被各大媒体曝光了。根据协信内部人士跟谈资君透露,协信问题爆发的原因,是因为公司现在在售项目很少,剩下的都是自持商业项目,公司的现金流十分地脆弱,债务已经严重超过了公司的现金流。

这一系列债务爆雷的新闻之下,协信在资本市场,已经被很多机构丢进了黑名单,下一步如何纾困,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

有协信内部高管跟谈资君透露,在今年四月初的时候,协信曾找过几家头部房企谈整体收购的事宜,但是谈到最后都不了了之。据悉,未能谈成的关键原因,是因为协信在售的项目,特别是优质的项目较少,大多是商业和难以去化的老项目,本身商业价值不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