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房企商票兑付难题:“击鼓传花”游戏迎来强监管

《中国经营报》记者 盛兰 张家振 上海报道

“我持有一家知名开发商旗下项目公司的4张商票,金额总计达到1000万元。”8月5日,一位房地产商票持有者陈然(化名)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商票在6月中旬就已经到期了,但至今没有兑付,项目公司称账面上已经没有资金兑付了。”

陈然的遭遇并非个例。近日,多位房地产商票持有者向记者表示,自己持有的商票存在逾期未兑付的情况,有些房企表示目前没有充足兑付资金,有些则要求折价兑付或折抵商住物业和地下车库等。

据了解,在房地产行业“降杠杆”的大背景下,房地产融资调控政策持续收紧,众多房企正面临着流动资金周转的困境。此外,除了“三道红线”融资新规和银行房贷“两道红线”新政重压外,深交所和上交所还在5月份叫停了大批量的供应链融资,使得房地产信托融资规模大幅缩减。

在融资环境趋紧的情况下,房企正一方面控制有息债务,努力降档转绿;另一方面,则在寻找商票等新的融资出路,以缓解短期现金流压力,降低“真实负债率”。安信证券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国内TOP50房企应付票据规模为4013.5亿,同比大增33.8%。

但在商票融资规模大幅增加的同时,今年众多房企商票也开始陷入无法兑付的困境。有消息称,央行已将“三道红线”试点房企商票数据纳入其监控范围,要求相关房企将商票数据随“三道红线”监测数据每月上报。

对于今年以来房地产商票违约案例频发的原因,克而瑞证券资产管理部固定收益副总经理孙杨向记者表示:“主要原因是房企现金流比较紧张,另外房企现在的融资压力也比较大。”

逾期纠纷频现

“在商票到期未兑付后,出票的房企当时承诺等项目开盘回笼资金后就来兑付。但在兑付了一张30万元面额的商票,剩余的两张至今没有兑付,还有60万元资金没着落。”8月4日,王鹏(化名)告诉记者,他所在的单位此前持有3张由扬州国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州国源公司”)出具的商票,之后公司用该商票支付了供应商的款项,“商票早在今年1月就已经到期了”。

王鹏所在的单位主要负责建筑工地上的吊塔和施工电梯运营业务。根据其向记者出示的商票,商票收票人为江苏省苏中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中建设”)。对此,王鹏向记者解释道:“我们是苏中建设下游公司的合作单位,这几张商票是苏中建设下游公司拿来支付我们公司工程款项的。”

王鹏还向记者强调:“我们拿到商票后又用来支付供应商的材料费用,已经转交给下游单位了,但如果兑付不了,公司就需要用现金去偿还供应商的材料费用。”

8月4日,记者多次联系扬州国源公司,但截至发稿时并未收到相关回复。随后的8月5日,苏中建设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已经联系扬州国源公司,该公司在今天上午兑付了持票人的商票。”当天下午,王鹏也向记者确认:“公司下游的供应商已经收到了60万元款项。”

除了王鹏,多位商票持有人近日也向记者表示,其本人或所在公司持有的票据在到期后仍旧未被兑付。

例如,武汉立诚岩土工程有限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称,其所在的公司由于业务往来收到了由新余福辰置业发展有限公司出具的商票,总金额在47万元左右。“本应在7月10日兑付,但是至今没有着落,此外也没有和开发商公司的对接人联系上。”

而同样来自湖北省的一位商票持有人赵芳(化名)也向记者表示:“我持有的商票本该在今年6月1日就到期了,票面金额共计20万元,但是出票公司一直没有兑付。”

据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商票全称“商业承兑汇票”,为企业因购买材料、商品和接受劳务等经营活动应支付的款项及开出、承兑的短期票据。目前,房企发行商票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用于上下游企业,如材料供应商、建筑公司、设计公司、装修公司、中介代理公司等机构的结算,二是进行“变相融资”,从而达到隐匿债务、降低“真实负债率”的目的。

“这就有点像是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在房企现金流充裕的情况下很少出现问题,但随着房企回笼资金放缓再加上融资受限,问题开始集中显露出来,但大多数房企还是会承诺积极100%承兑。”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商票等应付款项增加虽然为房企控制了有息债务规模,但开具大量商票后,可能会导致偿债能力虚高的现象,隐匿了债务风险。

  “转移”有息负债

相关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100家典型房企的融资额为6090亿元,同比下降34%,环比下降29%,是201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其中有约19%房企融资额同比降幅超过50%,只有36%的房企融资规模有所增加。

在“三道红线”融资新规和银行房贷“两道红线”新政下,房企表内外有息债务受到穿透式监管,部分高杠杆、高周转运营的房企转向依赖供应链融资,以达到延长账龄、变相融资的目的。然而,随着房企融资和偿债压力加大,近期市场上频频出现房企商票逾期拒付或延期支付的现象。

克而瑞地产研究院8月3日发布的《2020年房企商票压力分析》报告称,商票相比于其他融资方式,不仅在手续上更加方便,能降低手续费支出,同时在会计准则中由于不计入有息负债,不仅能够“转移”有息负债,达到“三道红线”的指标要求,还能够为企业减少利息支出,降低融资成本。基于这些优点,近期众多房企纷纷加码商票市场以求更多资金。

数据显示,目前已有多达61家房企动用了票据融资工具。另据上海票据交易所统计,2020年TOP19房企总体商票承兑余额达到3355.74亿元,较2019年增长36.59%,占全国商票承兑总量的9.27%。

根据克而瑞地产研究院报告,对于房企而言,由于房地产的高杠杆属性,以及在产业链上一直处于强势地位,这导致过去房企普遍利用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等手段来增加经营杠杆,无偿占用供应商款项以缓解短期流动性压力。

而对于供应商而言,商票类似于债务人打的“白条”,倘若不接受“白条”,这笔账款会变成账面上的“应收账款”,变现能力反而被削弱,因为商票未到期前是可以作为有价证券在二级市场转让融资的。

“结合近期政策风向及暴露出的商票逾期风波,建议房企可以将商票当做一种短期的应对措施,但绝不能作为长期的发展策略。未来工作的重点仍要回归经营,减少对商票的过多依赖,真实地降低负债;而不是通过大量发行商票,藏匿债务风险,虚高偿债能力,转嫁现在的偿债压力于未来。”克而瑞地产研究院在报告中指出。

“商票虽然能够让房企以较快速度获取融资,但其兑付期限很短的特性,对于资金流动紧张的房企而言仍是个不小的挑战,并不适宜大规模地进行使用。”孙杨也向记者指出,此外,房企如果发生逾期情况,这对于企业信用而言也是一种长期透支。

  触发“监管”升级

“房企商票四年复合增速接近6%,但多数房企商票压力可控。”克而瑞地产研究院指出。但自今年以来,房企商票逾期现象频出,也引发了业内对商票风险的关注。

事实上,商票已经开始进入监管层视野。今年6月末,有消息称央行已将“三道红线”试点房企商票数据纳入到了监控范围,要求相关房企每月上报商票数据。未来,房企商票数据或可能纳入“三道红线”计算指标,继续过多依赖商票或有政策风险。

据了解,这是央行首次将商票纳入房企“负债”监管范畴。在此之前,商票一直因其独立于金融监管体系之外而被疏于监管,也成了房企“隐性负债”扩张的主阵地。“本次政策出台及时,有利于房企商票监管的透明化,遏制房地产商票后续出现大面积违约风险。”克而瑞地产研究院在报告中表示。

此外,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上海票据交易所也于7月30日下发《关于商业承兑汇票信息披露业务正式施行有关事项的通知》,依据“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20〕第19号(规范商业承兑汇票信息披露)”要求,商票信息披露自2021年8月1日起正式施行,并要求承兑人自8月1日起承兑的商票应当按要求在平台进行披露。

根据央行通知,承兑人应当于承兑完成日次1个工作日内披露每张票据的承兑相关信息,包括出票日期、承兑日期、票据号码、出票人名称、承兑人名称、承兑人社会信用代码、票面金额和票据到期日等。同时,承兑人应当于每月前10日内披露承兑信用信息,包括累计承兑发生额、承兑余额、累计逾期发生额和逾期余额等。

此外,上海票据交易所官网消息显示,该所于8月3日召开2021年下半年工作会议,在传达央行工作会议精神的同时,结合当前的经济形势和主要任务部署了下半年工作。会议称,下半年“将强手段,建机制,严把风险防控,加速推进商业承兑汇票信息披露,加强重点风险监测,制订进一步做好风险防控工作的方案”,并明确了7项具体举措。

对此,孙杨向记者表示,把商票纳入监控后,监管部门对房企的隐性负债要求更高。把商票纳入监控范围,相当于进一步收紧了房企隐性负债,有助于促进房企融资更加规范,也可以理解为房企进一步降杠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